新闻中心

格雷泽和三德子出来背锅,曼联英超收入第一的宝座恐旁落

来历:The Athletic

作者:Matt Slater

格雷泽和三德子出来背锅,曼联英超收入榜首的宝座恐旁落

在一次季度股东例会上,曼联实行副主席伍德沃德针对沙龙吸金才能的问题给出了“十分简略且坦率”的答复。

“竞技层面的表现并不会对沙龙商业层面的运作形成实质性影响。”一家美国银行的基金司理问询曼联的商业成果是否得益于球队近来的超卓战绩,三德子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那是2018年5月,曼联以第二名的成果完毕了联赛征途,也创下弗格森2013年退休后的最佳排名。

没错,曼联的确比打破联赛纪录的“喧嚷的街坊”少了19分(例会完毕后仅仅两天,曼联又在足总杯决赛中负于切尔西),穆里尼奥也没有破例让球队踢出美丽足球,可是三德子彻底有理由认可这个赛季的成果,并满怀信心地等待新的财年收入和赢利再度增加。

三德子的答复听着很霸气,可是回顾过去的这18个月,三德子莫非仅仅一步步证明自己的判别错了吗?德勤于周二发布的第23份沙龙年收入陈述清晰无误地传达了这一信息,他们一向运用的“外交辞令”也无法掩盖其间潜台词的消极情绪。“面对应战”、“下降”、“不稳定”、“危险”、“丢失”等,这些词都不会直接出现在曼联的陈述中。

我们现在在说的可是英格兰足坛最大的印钞机,所以倒也不是只剩下负面音讯。曼联在收入榜上依然高居第三位(三德子参与上文的股东例会时,曼联还在榜首),仅落后于巴萨和皇马,转播收入、商业收入和竞赛日收入算计,曼联同上一年比较增加将近3200万英镑,到达6.08亿英镑。

格雷泽和三德子出来背锅,曼联英超收入榜首的宝座恐旁落

和大多数沙龙相同,其间的要害仍是欧冠收入,这还要感谢曼联2018年的联赛第二以及反转大巴黎晋级下一轮。仅仅在1/4决赛中,巴萨在场上也表现出了场外优势,两回合4-0筛选曼联。

可是除开找回了这笔欧冠收入,曼联的其他方面都没有显着前进,联赛排名位列第六,只拿到了欧联杯参赛资历。关于99%的沙龙而言,这个成果现已足以让高层开香槟了,但关于一家豪门来说,这个成果理应让沙龙感到羞耻,失去欧冠也直接导致沙龙少了5000万英镑的收入。

曼联的配备资助合约和球衣资助合约都还在实行中,所以经过拉商业资助抹平转播收入丢失的时机不大,三德子充溢想象力签下的面条资助商和尼日利亚的饮料商也无法给曼联带来安慰,更谈不上分管不断上涨的薪资压力。

老特拉福德也不得不提。她依然是国内最大的球场,仍是每周都能招引超越74000人现场观战的“梦剧场”。可是假如要挑选能归纳曼联2018-19赛季的画面,或许仍是曼市德比数小时前老特拉福德天花板窟窿漏下的小瀑布,那场竞赛曼联主场0-2负于同城死敌。

格雷泽和三德子出来背锅,曼联英超收入榜首的宝座恐旁落

种种要素加起来,就有了德勤的正告:“因为曼联未能获得2019-20赛季的欧冠资历,沙龙在收入排行榜上的方位并不安定。”

友情链接